实战与指导案例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实战与指导案例 > 实战案例
民间借贷纠纷
发布时间:2018-01-29 发布人:admin
上诉人叶正年与被上诉人丁惠农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宁民终字第31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叶正年,男,1961年5月17日生,汉族,自由职业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丁惠农,男,1965年10月13日生,汉族,无业。

  委托代理人葛茹,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科峰,江苏冠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叶正年因与被上诉人丁惠农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建民初字第145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5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叶正年,被上诉人丁惠农及其委托代理人张科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丁惠农与叶正年系相识多年朋友的关系,2011年6月29日,叶正年向丁惠农出具借条一张,载明:“今借丁惠农先生现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200000)。”2011年8月29日,丁惠农以转账方式向叶正年交付80万元。叶正年表示收到上述100万元现金,但双方对该款项情况无书面约定。丁惠农多次至叶正年处取款使用,分别于2002年12月20日、2012年11月30日、2013年9月,某年10月24日出具收条四张,载明收到叶正年现金5万元、10万元、5万元、6.2万元,共计26.2万元。叶正年亦通过银行卡转账方式分别于2013年5月11日、9月4日、10月2日、12月27日、2014年1月30日、1月16日汇款0.4万元、0.25万元、0.2万元、0.2万元、0.2万元、1万元,通过叶正年理财金账户汇出0.5万元共计1.75万元。

  2011年,叶正年替丁惠农在南京市浦口区石桥镇石村小区4幢201室作价11万元购买住房一套,并进行装修,2013年4月,案外人姬顺喜以18万元购买该房屋,将18万元房款直接交付丁惠农。

  另查明,2012年8月,丁惠农因故要求叶正年给其12万元,叶正年遂按丁惠农要求,于2012年8月15日将丁惠农重量为146克的黄金项链送至江苏金东典当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典当,估价为42300元,扣除综合费用1776.6元,实得40523.4元。2012年10月24日叶正年对该项链进行续当,支付续当费用2842.5元,两次共计支出典当费用4619.1元。后叶正年将该项链典当所得与其他钱款共计12万元通过他人交付丁惠农。

  丁惠农为证明其诉讼主张,提交以下证据:1.借条一张,载明:今借丁惠农先生现金人民币贰拾万元整,证明2011年6月29日叶正年向丁惠农借款现金20万元;2.录音资料一份,证明当事人之间借贷金额为100万元;3.银行交易记录一份,证明丁惠农于2011年8月29日向叶正年转账80万元;4.报价单一份,证明丁惠农浦口房子装修价格为4.9万元。叶正年对丁惠农提供的证据1-3的真实性均表示认可,承认收到丁惠农的100万元,但不能证明是借款,并认为录音是片段的、不完整,不能确定100万元的资金性质。对证据4表示为复印件,真实性、合法性均不予认可。

  叶正年为证明其辩解,提交以下证据:1.“老叶哨子面”流水账目一份,证明丁惠农平时经常从叶正年店里拿钱的事实,且有证据可查的部分数额为11.05万元,但未办理领款手续;2.刘某的证人证言一份,证明丁惠农经常从叶正年处拿钱且没有任何手续的交易习惯,证明丁惠农在2011年底一起去四川旅游时从叶正年处拿过3万元的事实;3.陈某、凌某、姬顺喜的证人证言各一份,买卖房屋的手续以及收条各一份,证明叶正年为丁惠农在浦口区石桥镇石村小区买了房子,房款以及装修款都是叶正年支付,且现在房子已被丁惠农以18万元的价格卖掉;4.叶正年名下工行卡(尾号0326)银行记录一份、叶正年朋友詹凯玲名下银行转账记录一份、叶正年给丁惠农的工行无卡存款记录一份、叶正年名下工行卡(尾号0326)汇款明细清单一份,证明丁惠农偶尔在外地急需用钱,叶正年曾通过银行汇款转账给丁惠农,共计2.75万元;5.杨某的证人证言一份,证明叶正年在生活中帮丁惠农支付生活上的开支,其中在4S店帮丁惠农刷卡支付0.5万多元的修车费;6.叶某、高某、张某的证人证言各一份,证明2012年12月14日,丁惠农、叶正年在“老叶哨子面”雨花路店做过一次对账,对账后金额为19.8万元;7.收条四张,证明2012年10月第一次对账后,丁惠农每次从叶正年处拿现金的部分所打的收条共计26.2万元。以上证据共同证明,当事人之间是金钱代保管关系,在代保管期间对账之前,丁惠农从叶正年处支取生活费都没有打条子的习惯,也证明丁惠农诉状所称不是事实,丁惠农、叶正年有过对账,且目前双方之间债权债务已经结清;8.录音资料一份,证明丁惠农、叶正年之间有两次对账,一次在中华门,一次在天成苑。

  录音中涉及的12万元是叶正年送去的。经过原审法院庭审,叶正年表示,有书面证据的还款情况包括:收条共计26.2万元,银行转款2.75万元,从“老叶哨子面”账上反映的已支取11.05万元,房款11万元,装修款9万元,剩余的钱都已经通过现金返还,其中丁惠农因吸毒被抓,通过民警转交12万元给丁惠农。经质证,丁惠农表示: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叶正年提交的“老叶哨子面馆”的流水账目的账本是其单方制作,且该账本未得到丁惠农签字和确认;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证人应当出庭质证;证据3中买房手续真实性无异议,丁惠农、叶正年一起买房是事实,但装修以及其他证言真实性其无法确认,证人应当出庭质证;证据4中0.2万元以及1万元工行个人业务凭条真实性无异议,理财金账户0.5万元真实性无法确认,因为该证据没有丁惠农收款账户,是手写添上的;证据5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即便证人出庭,其证言与事实不符;证据6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该三名证人均与叶正年有利害关系,且未出庭;证据7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丁惠农表示四张收条确实是自己打的;证据8的真实性有异议,录音经过叶正年加工,叶正年问话清楚,但没有丁惠农的应答。经过庭审,丁惠农表示,四张收条中有一张5万元的落款为2002年不属本案还款,丁惠农对叶正年向法庭提交的转账记录予以认可。“老叶哨子面”账册中的11.05万元不予认可,叶正年确实零散给过其部分还款,其共计收到5万元并于2013年9月份出具汇总性的收条。房款11万元,是单独给付的,不包含在100万元内。装修款9万元,为叶正年虚报装修费,其只认可装修费3万元。关于对账事实不予认可,叶正年所称的对账之后19万元还款,就已经在之前收条和转账得到了体现。转交的12万元,确有此事,但其中包含让叶正年典当了其金项链4万余元,只有8万元是从100万元中支出的,4S店的钱和至四川期间的3万元不予认可。其与叶正年关系好的时候,不打收条,但5万元以上的大额和整数金额都打收条。几千元的不打收条,由叶正年记账后统一补打收条。

  根据叶正年申请,原审法院传唤周某(叶正年妻子)、刘某(叶正年朋友)、叶某(叶正年哥哥)、高某(老叶哨子面馆员工)、张某(老叶哨子面馆厨师)作为本案的证人出庭作证。证人周某的证言证实:自己是“老叶哨子面”账目的记录人,两年多店里有结余的款项都给了丁惠农,且记录下来了,2012年12月14日,丁惠农到店里,双方进行最后一次对账,尚余金额19万元左右,叶正年书写欠条之后,丁惠农签字,所有账目结清,但是该条子在丁惠农处。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其亲眼看到叶正年在成都的时候拿现金3万元给丁惠农的,其他的经济往来,数额不清楚。证人叶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2月14日,丁惠农带儿子到老叶哨子面收钱,双方发生吵闹,后双方进行对账,确认尚欠19万8千元未结清,结账手续和欠条都由丁惠农保管。证人高某证言证实:2012年7、8月份,叶正年让其到石佛寺给看守所里的丁惠农送过2次钱,各1千元。同年12月份,丁惠农到店里找到叶正年,谈到保管钱的事情,双方对账确认,叶正年给了丁惠农一张条子,大约19万左右,丁惠农曾多次到叶正年处取钱。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2012年12月14日,丁惠农到老叶哨子面店与老板叶正年吵起来,后双方对账,结果是丁惠农还有19.8万元在叶正年那里,后叶正年打了条子给丁惠农,丁拿了条子就走了。

  2014年4月,丁惠农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叶正年偿还欠款本金73万元及利息(自2013年9月2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以上事实有借条、收条、证人证言、银行汇款凭条、转账记录、当票、续当凭证、情况说明及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本案中,丁惠农将100万元交付叶正年,双方对该款使用、归还均无明确书面约定,叶正年辩称该款系代为保管,法院认为,100万元为大额现金,现金本身是全流通一般等价物,交付即视为所有权转移,而保管行为并不发生所有权转移的法律效力。丁惠农为1965年出生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叶正年非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或个人,故无需由叶正年代为保管,且100万元中20万元以叶正年出具借条方式进行给付,足以证明当事人之间为借贷关系而非货币保管关系。关于还款金额的问题,丁惠农表示,四张收条除2002年的5万元收条外均予以认可,并对叶正年向法庭提交的转账记录予以认可,此系当事人自由处分自身权利,法院予以确认,故对收条中载明的21.2万元,有汇款记录的1.75万元,共计22.95万元确定已经归还。落款为2002年的5万元收条,明显发生于2011年100万元给付之前,与本案无涉,法院对叶正年此项抗辩理由不予支持。2011年叶正年替丁惠农购买房屋,该房屋转卖后18万元房款为丁惠农所得,综合本案情况,该房屋系作价11万元由100万元中出资购得,经叶正年出资装修,叶正年单方认为花费装修款9万元未得到丁惠农确认,丁惠农为反驳叶正年意见,举证装修报价单,证明装修款为4.9万元,此系丁惠农自认行为,故法院确定15.9万元已经归还。2012年8月,叶正年按丁惠农要求典当丁惠农黄金项链,估价42300元,扣除典当费用4619.1元,实际获益37680.9元,剩余钱款由100万元中支出,故12万元中82319.1元为100万元中支出,法院确认该82319.1元已经归还。叶正年抗辩所称“老叶哨子面”流水账目所载11.05万元由丁惠农支取的事实,无相关证据予以印证,账册本身系叶正年单方制作,无丁惠农确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该部分抗辩理由法院不予支持。关于证人证言,本案出庭证人周某、刘某、叶某、高某、张某系叶正年近亲属、下属员工或朋友,与叶正年之间存在直接利害关系;其它证人陈某、凌某、杨某的书面证人证言未得到丁惠农认可,本人未到庭作证,其证言证明力较弱,故法院不予采信。叶正年抗辩称除有证据显示的钱款已经归还外,其余通过现金方式均予以归还的抗辩理由缺乏证据予以支持,叶正年对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故法院对此辩解不予支持。关于利息的问题,本案中对利息部分并无约定,应视为无利息,但丁惠农起诉后主张逾期利息损失的,应当予以支持。

  综上,当事人间存在借贷关系,双方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以自己的行为依法行使权利和承担义务,本案为大额现金纠纷,当事人在现金往来时应保留必要的凭据。

  叶正年抗辩称丁惠农已取回100万元,但仅提供部分丁惠农取款证据,剩余大量现金支取情况无有效证据予以证明,故无法得到法院支持。法院确认叶正年已归还22.95万元、15.9万元、82319.1元,合计470819.1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叶正年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丁惠农529180.9元及逾期利息(自2014年4月1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案件受理费11275元,由叶正年负担7849元,丁惠农负担3426元。

  宣判后,叶正年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原审法院对于当事人双方资金往来性质定性错误,案涉100万元不是借款,原审法院忽视了案涉款项交予其后,丁惠农即连续不断、随时从其处支取款的事实;原审法院对于部分事实认定错误,本案所涉典当是在取得原有典当单据之后再行典当的,其获得的收益应当扣除丁惠农第一次典当所得收益及典当成本;2002年,当事人双方不认识,落款为2002年的5万元收条不可能是2002年所书写,其在原审法院庭审中曾口头提出鉴定的请求,但原审法院未予理会;原审法院对于房屋装修款为4.9万元的认定明显偏袒丁惠农;原审法院亦遗漏案涉重要事实,如没有对于当事人资金往来的交易习惯进行认定,也没有对当事人双方进行对账的事实进行认定;其在原审法院曾申请进行测谎,希望能对于本案进行测谎鉴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被上诉人丁惠农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叶正年认为其系“代为保管”案涉款项,但未提供确实证据证明其主张,丁惠农虽然在交付钱款后不久即陆续要回部分资金,但双方未明确约定还款期限的,丁惠农作为债权人可以随时主张权利。

  在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双方均就项链续当的问题提交了证据,以法院认定的金额为准,2002年的5万元收条签署的年份清楚,没有疑义,该事实发生在本案所涉借贷关系之前,叶正年对签署年份有异议,应当在举证期限内提出书面鉴定申请,逾期未提出书面鉴定的申请,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在原审法院庭审中,双方确认房屋的装修是叶正年一手处理的,原审法院明确将装修费用的举证责任分配给叶正年,而叶正年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根据其提供的报价单认定其自认装修费用为4.9万元并无不当。叶正年主张已全部还清钱款,对此应承担举证责任,丁惠农拿钱不但出具收条,且对于未写字据的零碎付款还补打收条,所谓对账事实都是叶正年单方杜撰的。叶正年提出测谎申请,但测谎并不属于民事诉讼证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叶正年的测谎申请并无不当。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叶正年亦通过银行卡转账方式分别于2013年5月11日、9月4日、10月2日、12月27日、2014年1月30日、1月16日汇款0.4万元、0.25万元、0.2万元、0.2万元、0.2万元、1万元,通过叶正年理财金账户汇出0.5万元共计1.75万元”中“共计1.75万元”应当为“共计2.75万元”,本院予以纠正。

  在二审庭审中,当事人双方认可案涉金项链估价为4.23万元,首次典当所获收益1.5万元系由丁惠农领取,本案所涉典当系叶正年受丁惠农委托将案涉金项链进行续当,扣除叶正年交付的典当费用后,案涉金项链本次续当所得为2.5万元,叶正年将该2.5万元与其他钱款共计12万元通过他人交付丁惠农,本院对于上述事实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当事人双方另在二审中陈述,除本案所涉款项外,双方之间另有其他经济往来。关于2002年的5万元收条,叶正年陈述其并未申请笔迹鉴定,其在原审法院只是申请测谎鉴定,但叶正年在原审法院申请测谎鉴定的事项是对于双方是否在老叶哨子面雨花路店有过对账行为等情形进行测谎鉴定,未涉及2002年的5万元收条。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陈述,原审法院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证实。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当事人双方之间就案涉款项能否认定为系民间借贷关系?二、原审法院对于叶正年已归还丁惠农的款项的认定有无不当?

  关于争议焦点一,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双方当事人对于案涉款项的性质存在争议,丁惠农认为双方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对此其提交了借条、转账记录等证据予以证明,而叶正年认为双方之间就案涉款项系保管关系,但对此观点叶正年并未提交确凿证据予以证明。综合本案案情,并结合当事人双方举证的情形,原审法院认定当事人双方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而非保管关系并无不当,对于上诉人叶正年的该项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叶正年认为丁惠农交其保管的案涉款项已经全部用尽,双方最后一次对账,丁惠农尚余19.8万元在其处,之后丁惠农从其处支取的生活费用远超19.8万元,但对此其未提交确凿证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未予采信其主张并无不当。关于案涉2002年的5万元借条,叶正年虽对于该收条所书写的年份有异议,但在本案一、二审审理中,其均未对此提交相反证据予以证明,在双方当事人除案涉款项外,还存在其他经济往来的情形下,原审法院认为该收条所列款项与本案所涉款项缺乏关联性并无不当。关于装修款项,叶正年亦未提交确凿证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按照证据规则予以认定亦无不当。故对于上诉人叶正年的相关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案涉金项链的本次实际典当收益,双方当事人均予以认可为2.5万元,本院予以确认,因此12万元中9.5万元应视为系从100万元中支出。故本院结合相关证据认定叶正年已归还丁惠农49.35万元(23.95万元+15.9万元+9.5万元),还须归还丁惠农50.65万元及逾期利息。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有误,判决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变更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2014)建民初字第1454号民事判决为叶正年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丁惠农506500元及逾期利息(自2014年4月19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1275元,由叶正年负担7780元,由丁惠农负担349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9092元,由叶正年负担8456元,由丁惠农负担636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洪霞
审判员    葛亚健
代理审判员    安媛媛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查菲菲